《我在广安读天下》第一百二十一期 | 绿色,是自然之美,是心灵之声,是人类的依靠(六)

来源:广安新闻网 浏览17891次
(原标题:《我在广安读天下》第一百二十一期 | 绿色,是自然之美,是心灵之声,是人类的依靠(六))

读天下1.jpg

《我在广安读天下》

每晚20:30—20:45与您相约浩瀚书海,共读经典

“书香广安·全民阅读”

让我们一起用声音

点亮阅读之灯、开启书香之门

我在广安读天下,邀您一起多读书、读好书

陪您畅游书海中的每一段美好时光

image.png

名句点读

立品直须同白玉,读书何止到青云。

民间曾有对联佳句曰:立品直须同白玉,读书何止到青云。大意是:修树品行应该像白玉一般高洁无瑕,读书做学问到达的层次又何止是高官厚禄,应该追求人生的更高层次。此句意在阐明读书的意义。

古往今来,读书的意义为人们所重视,有人学而优则仕,有人满腹经纶走上传道授业解惑也的道路,但是从长远的角度看,我认为读书的意义在于增加了我们做事的成功率,改善了生活的质量。著名物理学家牛顿曾经说过:“如果我比别人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鲜花和掌声面前,一代伟人没有迷失方向,自始至终对读书保持着热忱。牛顿的话语告诉我们,渊博的知识能让我们站在更高,更理性的角度来看问题,少犯错误,少走弯路,从而离成功更进一步。

品读经典.jpg

品读经典

寂静的春天

——蕾切尔・卡逊

在农田和森林上空喷药最初是小范围的,然而这种从空中撒药的范围一直在不断扩大,并且喷药量不断增加。这种喷药已变成了一种正如一个英国生态学家最近所称呼的——撒向地球表面的“骇人死雨”。我们对于这些毒物的态度已略有改变。如果这些毒药一旦装入标有死亡危险标记的容器里,,我们间或使用也要倍加小心,知道只施用于那些要被杀死的对象,而不应让毒药碰到其它任何东西。但是,由于新的有机杀虫剂的增多,又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量飞机过剩,所有使用毒药的注意事项都被人们抛在脑后了。虽然现今的毒药的危险性超过了以往用过的任何毒药,但是现在的使用方法惊人。人们把含毒农药一古脑儿从天空中漫无目标地喷撒下来。在那些己经喷过药的地区,不仅是那些要消灭的昆虫和植物知道了这个毒物的厉害,而且其它生物——人类和非人类也都尝到了这个毒药的滋味。喷药不仅在森林和耕地上进行,而且乡镇和城市也无可幸免。

现在有相当多的人对从空中向几百万英亩土地喷撒有毒化学药剂怀有不安,而在1950年后期所进行的两次大规模喷药运动更大大地加重了人们的怀疑。这些喷药运动的目的是为了消除东北各州的吉卜赛蛾和美国南部的红螨。这两种昆虫都不是当地土生土长的,但是它们在这个国家已存在了许多年,并没有造成灾害非要我们采取无情措施对付之。然而,在一个只要结果好而可不择手段的思想指导下(这个思想长期以来指导着我们农业部的害虫控制科),突然对它们采取了断然行动。

消灭吉卜赛蛾的这一行动计划反映出,当用轻率的大规模的喷药代替了局部的和有节制的控制时,将会造成多么巨大的损害。这个消灭红螨计划是一个在过份夸大了消灭虫害的必要性后而采取行动的明显例证。在没有具备对于消灭害虫所需毒物剂量的科学知识的情况下,人们就鲁莽地采取了打动。其结果是,这两个计划没有一个达到预期目的。

这种原生长在欧洲的吉卜赛蛾,在美国生存已将近一百年了。一位法国科学家罗伯特·察乌罗特在马萨诸塞州的迈德费德设立他的实验室。1869年,他正试验使这种蛾与蚕蛾杂交。有一天偶然让几只蛾从他的实验室里飞走了。这种蛾一点一点地发展遍及新英格兰。使得这种蛾得以扩展的主要原因是风;这种蛾在幼虫(或毛虫)阶段是非常轻的,它能够乘风飞得很快很远。另一个原因是带有大量蛾卵的植物的转运,这种蛾借助于这种形式得以过冬存在。每年春天,这种蛾的幼虫都有几个星期时间在损害橡树和其它硬木的树丛,现在在新英格兰所有各州中部有这种蛾出现,在新泽西州也不时发现。这种蛾是1911年由于进口荷兰云杉而被带入的。在密执安州也同样发现这种蛾,不过进入该州的途径尚未查清。1938年,新英格兰的飓风把这种蛾带到了宾夕法尼亚州和纽约州,不过艾底朗达克地区生长着不吸引蛾子的树可以阻止蛾子西行。

把这种蛾限制在美国东北部的任务己经借助于多种方法完成了。在这种蛾进入这个大陆后的将近一百年中,一直担心它是否会侵犯南阿拍拉契山区大面积的硬木森林,但这种担心并未成为现实。13种寄生虫和捕食性生物由国外进口,并且成功地定居于新英格兰地区。农业部本身很信任这些舶来品,这些舶来品可靠地减少了吉卜赛蛾爆发的频率和危害性。用这种天然控制方法,再加上检疫手段和局部喷药,已取得了如同农业部在1955年所描述的成果:“害虫的分布和危害已被明显抑制”。

在宣布了上述情况之后仅仅只有一年,农业部的植物害虫控制处又开始了一项新的计划。这项计划在宣称要彻底、“扑灭”吉卜赛蛾的口号下,在一年中对几百万英亩的土地进行了地毯式的喷药。(“扑灭”的含义是在害虫分布的区域中彻底、完全地消灭和根除这一种类。)然而,这一计划接连不断地失败了;这使得农业部发现他们不得不第二次、第三次地向人们宣讲需要去“扑灭”同一地区的同一害虫。

农业部的消灭吉卜赛蛾的化学战争开始时决心很大。1956年,在宾夕法尼亚、新泽西、密执安、纽约州的近乎一百万英亩的土地上喷了药。在喷药区,人们纷纷抱怨说药品危害严重。随着大面积喷药的方式开始固定下来,保护派们变得更加不安。当计划宣布要在1957年对三百万英亩土地进行喷药时,保护派变得更加激忿。州和联邦的农业官员以其特有的耸肩来摆脱那些被他们认为是无足轻重的个别抱怨。

长岛区被包括在1957年的灭蛾喷药区中,它主要包括有大量人口的城镇和郊区,还有一些被盐化沼泽所包围着的海岸区。长岛的那沙郡是纽约州中、纽约南边的一个人口密度最大的郡。“害虫在纽约市区中蔓延的威胁”一直是被作为一种重要的借口来证明这一喷药计划是正当的,但这一点看起来糊涂透顶。吉卜赛蛾是一种森林昆虫,当然不会生存在城市里,它们不可能生活在草地、耕地、花园和沼泽中。然而,1957年由美国农业部和纽约州农业和商业部所雇用的飞机“把预先规定的油溶性DDT均匀地喷洒下来。DDT被喷到了菜地、制酪场、鱼搪和盐沼中。当它们撒到了郊外街区时,这些药水打湿了一个家庭妇女的衣裳;在轰轰隆隆作响的飞机到达之前,她正在竭尽全力把她的花园覆盖起来。这些杀虫剂也被喷撒到了正在玩耍的孩子和火车站乘客的身上。在赛特克特,一匹很好的赛跑马由于喝了田野里的一条被飞机喷过药的小沟中的水,十小时之后就死去了。汽车被油类混合物喷得斑斑点点,花和灌木枯萎了。鸟、鱼、蟹和有用的益虫都被杀死了。

一群长岛居民在世界有名的鸟类学家罗伯特·库什曼·墨菲的率领下曾经上诉法院,企图阻止1957年的喷药。在他们的最初要求被法院驳回之后,这些来抗议的居民不得不忍受原定的DDT喷撒。不过以后,他们仍坚持努力去争取对喷药的长期禁令,然而由于这一次喷药已经进行,法院只能认为这一申诉“有待讨论”。这个案件一直送到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拒绝接受申诉。律师威廉·道格拉斯对法院不肯重审这一案件的决定表示强烈反对,他认为“由许多专家和官员所提出的关于DDT的危险性警告,说明了这一案件对民众的重要性”。

由长岛居民所提出的诉讼至少使民众注意到了不断增长的大量使用杀虫药的趋势,注意到了昆虫控制管理处漠然不顾居民个人神圣财产权利的权势和倾向。

在对吉卜赛蛾喷撒的过程中:牛奶和农产品的污染作为一个不幸的意外来到了许多人的面前。在纽约州,北外斯切斯特郡的华伦牧场的200英亩土地上所发生的事情已足以说明这种污染。华伦夫人曾特别要求农业部官员不要向她的土地喷药;但是在向森林喷药时,避开牧场是不可能的。她曾提出用土地来阻止吉卜赛蛾,并且用点状喷撒来阻止蛾虫的蔓延。尽管人们向她保证,药不会喷到牧场上、但她的土地仍有两次被直接喷了药,而且还有两次遭到飘夹的药物的影响。取自华伦牧场的纯种噶立斯母牛的牛奶样品表明,在喷药48小时之后牛奶就合有14%的DDT。从母牛吃草的田野上取来的饲料样品当然也被污染了。尽管这个郡的卫生局接到了通知,但是并没有指示牛奶不能上市。这一情况是顾客缺乏保护的一个典型事例,很不幸,这种情况太普遍了。尽管食品和药物管理处要求牛奶中不能有点滴杀虫剂的成分,但这种限制不仅没有被严格执行,而且只对州际之间交换的货物才加以应用?州和郡的官员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是可以遵照联邦政府规定的农药标准;但如果本地区的法令和联邦规定不一致,那么他们就很少这样去做了。


本栏目面向所有听众征集投稿

如果您想投稿原创文字稿件(诗歌散文皆可),请发送电子文档至邮箱1571801920@qq.com,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或笔名)及联系电话。

如果您想加入广安朗读者队伍或者您想推荐经典好书(美文),请联系QQ:1743229366或微信号:w1743229366。

我们对原创稿件有一些要求,希望您理解与支持:

1、来稿内容题材不限,但不得含有任何违法内容;

2、文稿不拘泥体裁,相同内容请勿反复投稿;

3、作者需保证作品的原创性,若因侵权造成的纠纷,由投稿人自行承担;

4、所有稿件一经采用,均被视为自愿许可广安市广播电视台及其下属媒体免费使用,我们承诺仅作文学交流及展示使用,绝不用于盈利并在使用过程中及时声明作者姓名(或笔名)。

详情咨询:0826-2341012或留言至微信公众号“广安广播”。


编辑:付弋 发布时间:2020-11-24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