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广安读天下》第一百二十期 | 绿色,是自然之美,是心灵之声,是人类的依靠(五)

来源:广安新闻网 浏览28941次
(原标题:《我在广安读天下》第一百二十期 | 绿色,是自然之美,是心灵之声,是人类的依靠(五))

读天下1.jpg

《我在广安读天下》

每晚20:30—20:45与您相约浩瀚书海,共读经典

“书香广安·全民阅读”

让我们一起用声音

点亮阅读之灯、开启书香之门

我在广安读天下,邀您一起多读书、读好书

陪您畅游书海中的每一段美好时光

image.png

名句点读

“人学始知道 ,不学非自然”

唐朝诗人孟郊的《劝学》诗中说道:“人学始知道 ,不学非自然。”意思是:人只有通过学习,才能掌握知识;如果不学习,知识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其实从我们睁开眼的那刻,就开始了漫漫求知路,求知与学习二者相互并存。朱南德说“学会学习的人,是非常幸福的。”确实,掌握学习的方法,可以在学习的海洋中如鱼得水般遨游。学会学习,如得到清晨的甘露,清新每天,如此一般,想来正是幸福之事。 凡事都有一二三,一二三数多了必会乏,可凡事都尤一二三组成。成功不是将来才有的,而是从决定去做的那一刻,持续积累而成。因而,不终生学习,云帆怎能高挂?

品读经典.jpg

品读经典

寂静的春天

死亡的河流(选段)

——蕾切尔・卡逊

从大西洋绿色海水的深处,有许多小路通向海岸;它们是鱼类巡游的小路,尽管这些小路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它们是由来自陆地河流的水体的流动所造成的。几千年来,鲑鱼已熟悉了这些由淡水形成的水线;并能沿着这些淡水线返回河流;每条鲑鱼都要回到它们曾度过生命最初阶段的那些小支流里去。1953年的夏秋季节,一种在新布兰兹维克被称为“米拉米奇”的河鲑从它们遥远的大西洋觅食地区回来了,并进入了它们的故乡河流。在这种鲑鱼所到达的地方,有许多由绿荫掩映的溪流组成的河网,鲑鱼在秋天里将卵产在河床的砂砾上,在这些河床上流过的溪水轻柔而又清凉。这个地方由云杉、凤仙、拇树和松树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针叶林区,这样的地方为鲑鱼提供了合适的产卵地,使它们得以繁衍。

这种情况从很久远的年代一直到现在都是按照这个样子在不断重复着;在美国北部的一个出产最好的鲑鱼的、名叫米拉米奇的河流中,情况就一直如此。但到了1953年,这一情况被破坏了。

在秋冬季节。大个的、带有硬壳的鲑鱼卵就产在满是砂砾的浅槽中,这些浅槽是母鱼在河底挖好的。在寒冷的冬天,鱼卵发育缓慢,按照它们的规矩,只有当春天将林中小溪完全融化时,小鱼才孵化出来。起初,它们藏身于河底的石子中间,小鱼只有半英寸长。它们不吃东西,只靠一个大蛋白囊过活。直到这个蛋白囊被吸收完了,小鱼才开始到溪流中去找小昆虫吃。

1954年春天,新的小鱼孵出来了,米拉米奇河中既有一、两岁的鲑鱼,也有刚孵出的幼鱼。这些小鱼有着用小棒和鲜艳红色斑点装饰着的灿烂外衣,它们搜寻着、贪婪地吃看在溪水中的各种各样的奇怪昆虫。

当夏天来临时,这一切情况开始发生变化。米拉米奇河西北部流域在上一年中被纳入到一个宏大的喷药计划之中。加拿大政府实行这个计划已一年了,其目的是为了拯救森林免受云杉蚜虫之害,这种蚜虫是一种侵害多种常绿树木的本地昆虫。在加拿大东部,这种昆虫看来约每隔35年就要大发展一次。在五十年代初期已看出这种蚜虫的数量正在形成一个高峰。为了打击它们,开始喷洒DDT;起初在一个小范围内喷洒,到1953年时突然扩大了范围。为了努力挽救作为纸浆和造纸工业原料的凤仙树,不再象从前那样地只在几千英亩森林中喷药了,而是改向几百万英亩森林喷洒。

于是,1954年6月,喷药飞机光顾了米拉米奇西北部的林区;药水的白色烟雾在天空中勾画出了飞行的交错航迹。每一英亩喷洒半磅溶解在油中的DDT,药水在凤仙森林中渗落,其中有一些最后到达地面并进入溪流。飞行员们只关心交给他们的任务,并未尽量避开河流喷洒或在飞过河流时关上喷药枪管;但实际上这些喷洒物甚至在很微弱的气流中也可随之飘浮很远,所从即使飞行员注意这样做了,其结果也未必会好多少。

喷洒刚一结束,就出现了一些不容置疑的坏迹象。两天之内就在河流沿岸发现了已死的和垂死的鱼,其中包括许多幼鲑鱼。鳟鱼也出现在死鱼中间。道路两旁和树林中的鸟儿也正在死去。河流中的一切生物都沉寂了。在喷洒之前,河流里一直拥有丰富多彩的水生生物,它们构成了鲑鱼和鳟鱼的食物。这些水生生物中有飞蛴螬的幼虫,它们居住在一个用粘液胶结起来的、由树叶、草梗和砂砾组成的松散而又舒适的保护体中。河流中还有在涡流中紧贴着岩石的飞石虫蛹;还有分布在沟底石头边或溪流由陡峭的斜石上落下来的地方的黑飞虫幼蠕。但是现在小河中的昆虫都已被DDT杀死了,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供幼鲑去吃了。

在这样一个死亡和毁灭的环境中,幼鲑本身难以期望幸免,并且无法幸免。到了八月;没有一条幼鲑再在它们春天逗留过的河床砂砾上浮现出来。孵出后一年或更长时间的稍大一些的小鲑鱼只受到轻微的打击。在飞机光临过的小河中,1953年孵出的鲑鱼只有六分之一留下来;而1952年孵出的鲑鱼几乎全部入海,留下的数量更少。

由于加拿大渔业研究会从1950年一直从事米拉米奇西北部的鲑鱼研究,这全部事实才为世人得知。这个学会每年都对生存于这条河流中的鱼进行一次查户口。生物学家记录了当时河流中可产卵的成年鱼数量、各种年龄组的幼鱼数量、鲑鱼和其他居住在此河中的鱼类的正常数量。正因为有了这一喷药前情况的完整记录,才使人们能够无比精确地测定喷药后所造成的损失。

这一考察不仅查清幼鱼受损的情况,而且还调查出这条河流本身的严重变化。反复的喷药已彻底改变了河流的环境,作为鲑鱼和鳟鱼食料的水生昆虫已被杀死。要使这些昆虫之中的大多数再大量繁殖以充分供给正常数量鲑鱼的食用,甚至在单独的一次喷药之后也需花费很长时间,这个时间不是以月计,而是以年计。

如象蚊蚋、黑飞虫这样的小品种昆虫恢复起来较快,它们是仅几个月的最小鲑鱼苗的最佳食料。不过对两、三龄的鲑鱼赖以为食的大点儿的水生昆虫来说,则不可能这么快地得到恢复,这些昆虫是蛴螬、硬壳虫和五月金龟子的幼体。甚至在DDT进入河流一年之后,除了偶然出现的小硬壳虫外,觅食的幼鲑仍很难找到别的更多的东西。为了努力增加这种天然食料,加拿大人已试图将蛴螬幼虫和其他昆虫移殖到米拉米奇这片贫瘠的区域中来。但很明显,这种迁移仍无法避免再次喷药造成的危害。

树蚜虫不但数量并未象预料的那样减少下去,其抵抗力反而更顽强;从1955年到1957年在新布兰兹维克和魁伯克各处多次喷药,有些地区被喷洒了三次之多。到1957年已有将近1500万英亩的土地受到了喷洒。然而当喷洒暂时停下来的时候,蚜虫就急骤繁殖起来导至1960年和1961年的那种骤增。确实,没有什么地方的人认为化学喷洒作为控制蚜虫的权宜之计(以挽救树木免于由于多年连续落叶而死亡)是多余的;因而随着不断地喷药,其副作用也不断地被人们感觉到了。为了使其对鱼类的危害减小到最低限度,加拿大林业局已下令将DDT的施放量由从前的每英亩0·5磅降低到0·25磅,以求符合渔业研究会推荐的标准。(在美国,每英亩施用标准和最高致死量仍未改变。)在对喷药效果观察了几年之后,加拿大人看到了一个正反效果兼备的复杂情况;不过在规定继续喷洒之后,某些情况给从事于鲑渔业的人没有带来什么安慰。

一个很不寻常的综合事件将米拉米奇西北部从预计向毁灭发展的进程中拯救出来,已往引人注目的事情已不再占据问题的中心了。知道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和发生的原因是重要的。


本栏目面向所有听众征集投稿

如果您想投稿原创文字稿件(诗歌散文皆可),请发送电子文档至邮箱1571801920@qq.com,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或笔名)及联系电话。

如果您想加入广安朗读者队伍或者您想推荐经典好书(美文),请联系QQ:1743229366或微信号:w1743229366。

我们对原创稿件有一些要求,希望您理解与支持:

1、来稿内容题材不限,但不得含有任何违法内容;

2、文稿不拘泥体裁,相同内容请勿反复投稿;

3、作者需保证作品的原创性,若因侵权造成的纠纷,由投稿人自行承担;

4、所有稿件一经采用,均被视为自愿许可广安市广播电视台及其下属媒体免费使用,我们承诺仅作文学交流及展示使用,绝不用于盈利并在使用过程中及时声明作者姓名(或笔名)。

详情咨询:0826-2341012或留言至微信公众号“广安广播”。


编辑:邓勇 发布时间:2020-11-23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